週二晚上接翔回家後,
覺得翔講話聲音不太一樣,有點燒聲燒聲的,
我問他是不是白天在保姆家鬼吼亂叫把嗓子喊啞的?
他大概聽不懂我問的,完全沒回答我,
但我打心底認定他今天又在保姆家玩瘋了,
因為總是聽保姆家樓下報馬仔警衛跟我們說
"今天他去XXX/在OOO玩,厚~玩得很高興/很開心/超興奮的"
這報馬仔叔叔每天的形容都繪聲繪影的,而那形容詞一次比一次誇張,
讓我真的覺得翔翔在保姆家還有他們社區天天都玩得很瘋。

(翔外婆&翔@豐原)


直到晚飯過後,覺得翔翔體溫稍高
有點擔心的情況下,便趕在診所關門前帶翔去看診。
醫生檢查後,診斷出翔有輕微喉嚨炎、少量痰、及發燒等情況,
我們很難不往現在最熱門話題-新流感方向去想,
但當然沒法即刻診斷跟我們確定是哪型流或甚至是不是H1N1,
醫生只交待回家後要仔細觀察,
持續發燒3天,或有胸痛情況,就得馬上送大醫院
發燒可以判斷,但胸痛症狀就難了=_=,
不過,看藥包裡兩顆退燒塞劑,
這是第一次出現在翔藥包裡的東西,
我心裡還真的毛毛的....


(麻咪,我肚子痛痛的)

回家後沒多久,
什麼咳嗽、流鼻水等剛看診時所沒有的症狀,
竟然全部出現了,
而且,還出現疑似肌肉酸痛的情況,
因為翔一直跟我說
"我肚子痛痛的"
問他哪裡痛,
他不是比比肚子,就是摸摸胸部的
這些症狀跟流感、甚至是新流感,幾乎一模一樣,
更令我害怕的是翔的體溫從37.5、38、38.9不停地往上竄升,
最後在38.5度上下排徊,
看起來是使用退燒塞劑的時候了,
但說來慚愧,
我~完~全~不曉得它該怎麼使用
所以,這一夜,吃了兩次退燒藥,
也泡了兩次澡,
但似乎一點幫助都沒有,
一個晚上翔翔的燒都沒退。

(翔問我:這要怎躺啊?...
兒子,推車是拿來放東西的,不是讓你躺好玩的=_=)



隔天週三早上,在翔還沒退燒的情況下,
我猶豫著要不要送翔去保姆家,
一來是不放心,
二來是保姆家另有一個九個月大的美眉,怕翔傳染給她,
但實在是分不開身,加上保姆說她會把翔跟美眉隔離,
也說服我,在照顧生病小孩上她比較有經驗,
因此,建議我還送去給她照顧,
關於照顧這點,我實在不能同意她更多了:P
尤其當翔有些小病痛時,總是保姆提醒我該跟醫生講什麼問什麼的
有時看完診,保姆問我醫生在XX方面怎麼說時,
我才知道,"原來XX也要問啊"...
所以,我還是將翔送了過去。
等到中午再以電話跟保姆問翔的情況,
知道翔食慾不佳、雖因咳嗽將午餐吐了出來,但燒漸退了
聽到這裡我放心多了。
傍晚接翔時看他跑跑跳跳的出來,
知道他下午時就已經退燒
這時,一顆心總算放了下來。



晚上,退了燒的翔翔果然精神大好,
一下吵著要玩火車;
一會又說要泡澡,
拜託,前一晚的泡澡是退燒用,不是在玩咧,
好不容易退了燒,可不想再因泡澡而讓翔著涼啦~
跟翔纏鬥數回合好,總算把他攞平盧上床,
就這麼一覺到天亮。

說天亮也不對,
週四清晨四點多,我在睡夢中好像聽到翔在講話,
以為是翔在說夢話,
沒想到,翔是真的醒了,
又吵著要去泡澡=_=...
這小子會不會太享受啦?
他以為他在泡溫泉嗎?
天...真的還沒亮耶,翔就給我們全家吹起床號,
一個個叫起來陪玩=__=,
搞得我們翔爸兩人看起來比他還像病人


就這樣,這場歷時一天半的小流感危機,算是暫時緩解。
這次的小感冒, 雖然不曉得是什麼型的,
但症狀跟A型流感跟新流感一模一樣,
咳嗽、流鼻水+鼻塞、咳嚨發炎、有痰、 肌肉酸痛,
還肴,發病速度快得幾乎讓我措手不及,
(符合3-6小時內會發高燒的說法)
搞得我兩天神經兮兮的,
但,所幸早期發現及早投藥治療,
現在發燒症狀已經解除,
不過,咳嗽、點鼻水情況還在,
還是不能大意啦。
但自從昨天燒退之後,
翔翔又是一尾活龍!

(一尾活龍,就是在說我啦!)


ps.我果然愈來愈像囉唆的媽了,
大小事都會變落落長的碎唸文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uchingyou 的頭像
yuchingyou

Flying the Kite

yuchingy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